• 首页 > 小说阅读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傅京年叶浅全部章节目录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傅京年叶浅全部章节目录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傅京年叶浅全部章节目录

    完结
    书名: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 作者: 枝了 来源: ygscx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傅京年叶浅简介: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是枝了的经典现情小说类作品,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主要讲述了傅京年叶浅的故事:容易死掉。”傅京年翻开文件,不再看江州,“出去吧,不要再废话了。”江州叹口气,退出会议室。站在楼道口,江州想了想,还是回了个电话到医院,“请问病人叶浅的情况还好吗?”“她快不行了,正在抢救,你是病人家属吗?是家属就赶紧过来,不要再耽...

    时间:2022-08-14 08:54:17 立即阅读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章节

    挂电话后,江州脸色凝重,随后走去敲会议室的门。

    傅京年冷沉的声音传来,“有事开完会再说。”

    “傅先生,我有重要的事向您汇报。”

    “没听懂我的意思?”

    傅京年的声音又冷了几分,江州知道这场会议很重要,不过叶浅好像撑不了多久了。

    江州硬着头皮推门而入,“傅先生,是关于叶浅的事,医院刚才打来电话说她恐怕不行了。”

    傅京年冷冷的目光扫来,“又是不行了?”

    江州皱眉头,“恐怕这次是真的,您还是先去趟医院吧。”

    “掉海里都死不了,她命硬,没那么容易死掉。”傅京年翻开文件,不再看江州,“出去吧,不要再废话了。”

    江州叹口气,退出会议室。

    站在楼道口,江州想了想,还是回了个电话到医院,“请问病人叶浅的情况还好吗?”

    “她快不行了,正在抢救,你是病人家属吗?是家属就赶紧过来,不要再耽搁了。”

    那头挂了电话。

    江州又打算去敲门,会议室门开了,傅京年走了出来。

    江州迎上去,“傅先生,叶浅毕竟是您的前妻,夫妻一场,您好歹顾念往日情分去看她最后一眼吧。”

    几位老总还围着傅京年溜须怕马,傅京年扫一眼江州,“备车,去锦泰酒店吃饭。”

    话落,傅京年走向电梯。

    江州的心沉了下去。

    这场饭局到凌晨一点才结束。

    人群散去,傅京年仰在餐椅上,抬手扶住额头,刚才酒桌上喝了不少,已经醉了。

    西装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好半天,他没有接。

    江州付完饭钱回来问,“傅先生,您还好吗?”

    傅京年微微抬起眼皮,声音很低哑,“你…今天说什么了?”

    “傅先生,您喝醉了,我还是先扶您到车里吧。”

    把傅京年扶到车上,江州发动车子,听到后座的男人出声了,“去医院。”

    江州一阵激动,握住方向盘朝医院赶去。

    把车停稳,江州跑去医院大厅柜台,“请问9号病房的叶浅情况怎么样?”

    “抱歉,病人叶浅已经去世了!”

    江州看到大厅阴影处站着的高大身影,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江州又问,“叶浅人呢?”

    “病人已经被送去殡仪馆火化了。”

    “哪家殡仪馆?”

    “路山殡仪馆。”

    江州脚步急促朝车子走,一下子回头,看到傅京年身形不稳停住,修长的手臂扶额。

    江州猛然一惊。

    到殡仪馆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江州看到躺在冰棺里的叶浅。

    火化炉前,傅京年伸手掀开盖尸布,露出叶浅一张苍白的脸,她紧闭着双眼,身上还穿着病服。

    傅京年眼底浮现淡淡血丝,伸手去拍叶浅的脸,“不准睡,给我起来。”

    江州沉痛道,“叶浅已经走了,您节哀顺变。”

    触摸到叶浅鼻子下的一片冰凉,傅京年收回了手。

    殡仪馆外面停下一辆车,林语嫣跑了进来,拉住傅京年的手哭了起来,“我早知道叶浅姐姐这么命苦,我当初就该对姐姐好点,都怪我出的馊主意,要不是我提出送她去精神病院,她也不会这么年纪轻轻就走掉了。”

    叶浅的尸体被一点点送进火化炉,然后燃起熊熊烈火。

    傅京年忽然捂住嘴剧烈咳嗽,停也停不下来。

    林语嫣连忙轻拍他的后背,“你胃不好,都让你少喝点酒,怎么就是不听劝呢。”

    止住咳嗽,傅京年从嘴边拿开手,林语嫣看到他手背淡淡的血丝。

    江州赶紧跑去车里拿胃药。

    从殡仪馆出来,傅京年手里是叶浅的骨灰盒。

    车子穿过市区,车窗外的霓虹灯投进车里,照着男人一张俊脸刷白。

    回到别墅,傅京年抱着骨灰盒进了房间。

    林语嫣走去敲门,“京年,我刚才联系了墓葬场,已经替姐姐找了块风水宝地,坐北朝南的位置,我相信姐姐一定能够安息的,”

    房间没有任何声音。

    林语嫣继续敲门,依旧无人应答。

    林语嫣离开了。

    葬礼这天,下了场暴雪,铺满整座南城。

    叶浅落葬,立了块墓碑,上面是张年轻的黑白照片,巴掌大的小脸,长发乌黑,笑容很纯净,那时候的她还没有太多忧愁。

    傅京年修长的身影在风雪里站了很久,似是成了一尊雕塑。

    黑伞举过去,江州说,“傅先生,天色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

    一阵剧烈的咳嗽传来,傅京年握拳捂住嘴,一张俊脸逐渐发白。

    江州面露担忧,却看到傅京年伸手扶住墓碑,他微微低头,不断呛咳间,溅了几滴血在白雪上。

    林语嫣赶紧上前扶,傅京年摆手,“都走吧,我想静静。”

    送葬的人陆续离开了。

    傍晚的墓园里,安静得只剩下风声,雪花纷纷扬扬飘落,傅京年靠着墓碑坐在雪地里,侧头盯着女孩的黑白照片,一双眼圈终究是红了。

    修长的手指伸过去,从女孩眉眼间一寸寸抚过,发出低沉暗哑的声音,“浅浅…”

    小说阅读

    潮文网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美文,穿越重生的玄幻小说推荐,最经典的穿越异界小说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