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作者和尚的小说盛放

    作者和尚的小说盛放

    作者和尚的小说盛放

    完结
    书名: 盛放 作者: 和尚 来源: mp

    盛放凌霜宋承郗简介:
    主角叫凌霜宋承郗的书名叫《盛放》,高评分小说的作者是和尚,书中主要讲述了:又致命,丝丝晕染开来。方总慢走。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方骞脸色发黑,抬脚离开。手机响了一声,凌霜拿出来看了一眼,是她家小朋友发来的。我生病了,你回来陪我。反正庆功宴她也没兴趣,凌霜给助理交代一声,便回家了。按下密码开了门,客厅里空无一人。以前听到她...

    时间:2022-08-14 08:48:45 立即阅读

    盛放章节

    第1章 她的小朋友

    签约仪式结束,方骞经过凌霜身边时,不屑地在她耳边轻哼一声:“都这个年纪了,乖乖嫁给我,早点回家生孩子不好吗,非要跟我争副总的位置,呵。”

    凌霜低着头,脸上看不出情绪,眸底,那抹冷笑却仿佛盛开的罂粟,妖冶又致命,丝丝晕染开来。

    “方总慢走。”

    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方骞脸色发黑,抬脚离开。

    手机响了一声,凌霜拿出来看了一眼,是她家小朋友发来的。

    我生病了,你回来陪我。

    反正庆功宴她也没兴趣,凌霜给助理交代一声,便回家了。

    按下密码开了门,客厅里空无一人。

    以前听到她的脚步声,他就会立刻出现,看来,确实是病了。

    推开他房间的门,见他瘦长的身影裹在被子里,可能是冷,还在发抖。

    凌霜走过去,伸手想摸一下他的额头,但还没碰到他,她的手腕就被抓住了。

    原本闭着的眼睛倏地睁开,那双充满戒备的眸子里,满是冷戾。

    但转瞬,便消失不见。

    “做噩梦了?”凌霜隐下心底的悸动,语气平静。

    他的眸色也恢复了正常,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嗯。”

    声音哑哑的,却分外勾人。

    凌霜的心口,像被羽毛划了一下,痒。

    缠着绷带的手慢慢松开,凌霜探向他的额头,果然很烫。

    “是不是伤口感染了,要不,还是去医院吧。”凌霜一边给他找退烧药,一边说。

    “不去。”

    他回答得干脆,没有一点的迟疑,好像答案早已在心中预习了很多遍。

    凌霜也不勉强:“那起来把药吃了。”

    “嗯。”他用手撑了一下床面,坐了起来。

    因着这个动作,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细长的脖颈和锁骨。

    他的皮肤本就偏冷白,因为发烧,脸色更白了,衬着乌黑的发丝,仿佛漫画中的冷郁少年。

    仰头咽下药时,喉结上下滚动。

    很欲。

    凌霜别开视线,把水杯拿走,再回头,却见他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流连。

    她直接从会场回来的,身上还穿着白衬衫和黑色紧身包臀裙。

    知道他在看什么,她伸手蒙了下他的眼睛:“别乱看,小心长针眼。”

    她说完准备走开,腰忽然被他揽了去,他的脑袋自然而然地埋在她胸前。

    “我饿了。”他的声音闷闷的。

    “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吗?”他抬头看她,眸底有比他身上还灼热的温度。

    太过浓烈,甚至有些泛红。

    “嗯——”她的话音未落,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压在床上。

    “我想吃你。”他吻住她的唇,把她后面的话都堵了回去。

    他吻得很深,滚烫的,带着点薄荷的清香,热烈而又虔诚。

    他每次都会关灯,如果是白天,就会拉上厚重的窗帘。

    或许是因为在黑暗里,她的感官更加灵敏,他的体验感会更好吧。

    他就像条狗,总喜欢在她身上到处乱啃。

    但是凌霜从没拒绝。

    因为发烧,这么一活动,他出了很多汗,他的头发都湿了,脸色越发苍白,湿漉漉的眼睛却像小狗般乌黑发亮。

    年轻真是好啊,凌霜半条命快没了,他还是精神奕奕的。

    他去洗澡,凌霜在床上趴了一会儿,然后靠在床头,缓缓点了支烟。

    旁边的镜子里,映出她衣衫凌乱的模样,锁骨处的牙印,就像是某种标记,分外显眼。

    真是个狼崽子。

    凌霜拿出手机,接连给他发了20个红包。

    第2章 只可远观不可染指

    小朋友看到红包的时候却没什么反应,他把手机扣在桌子上,低头吃饭,一句话都不说。

    “嫌少吗?”

    “不是。”

    “那是怎么了?”

    “没怎么。”

    “……”凌霜想拿筷子敲他的脑袋,“你的鞋不是坏了吗,再去买一双,我另外给你钱。”

    “我又不出门,不需要。”

    “你这小孩儿——”说话怎么这么呛呢。

    她的话没说完,门铃响了。

    从电子猫眼里,看到外面的人是方骞,凌霜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门。

    “现在是下班时间,方总是还有什么指示吗?”

    她倚着一侧的门,双手环胸站在那儿,没打算让他进去。

    凌霜有着一张魅惑众生的脸,人也性感,尤其笑的时候,眼泛桃花,眸含秋水,是个男人都抵挡不住。

    可是但凡跟她接触久了,就会发现,她就像长在悬崖上的千鸟草,只可远观不可染指。

    方骞伸手想摸她的肩,但被凌霜躲开了,他不屑地笑了一下:“刚分手几天,就这么生分,我还以为你格局很大呢。”

    凌霜假笑:“我自然没有方总格局大,有了新女朋友,还来慰问我这个前任,就是不知道艾丽斯知道吗?”

    方骞脸色变了变,但还硬是越过她走了进去:“我有东西落你这儿了,找到就走。”

    这根本是借口,他们又没同居过,怎么会有东西掉在她这里。

    方骞正四处乱翻,卧室的门突然开了:“霜儿,你怎么这么久——”

    小朋友穿着一身月白色丝质睡衣,是那种性感大V领,露着胸前大片皮肤。

    凌霜之前买给他,他还死活不肯穿。

    他的头发有些濡湿,凌乱地贴在额头。

    乍一看上去,就像两人刚干过什么好事。

    虽然……好像是干了点什么,但不是刚刚。

    见他们都在看他,小朋友大方地走了过来,很自然地揽住她的肩,语气有些酸:“他是谁啊?”

    方骞直起身,嗤笑一声:“凌霜,原来你好这口啊,我说怎么这么干脆就跟我分手了,合着是养了个小白脸,老牛吃嫩草,你可以啊。”

    “你说谁老牛吃嫩草!”小朋友眼神一凛。

    “就说她,怎么了。”方骞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挑衅地轻笑道。

    “你找死——”

    凌霜都没看清小朋友是怎么把方骞摁到地上的,他一只手掐着方骞的脖子,声音低沉,却冰冷彻骨。

    “我……”方骞的脸憋得通红,但显然并不服气。

    “跟她道歉。”小朋友手上力道加重,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对——不起——”方骞艰难地说着,试图去掰开扼住他喉咙的手,但一点用都没有。

    他大概意识到小朋友不只是吓唬他,有些怕了,开始求饶。

    凌霜也怕真闹出人命,按住小朋友的手说:“好了,快放手。”

    他脸上神色冷漠,不,应该说是冷血,完全看不到一点感情。

    “崽崽!”凌霜叫道。

    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小朋友慢慢松开了手。

    方骞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脖子,一溜烟地跑了。

    凌霜看看还半跪在地上的人,轻声问:“你没事吧?”

    “没事。”好半天,他才转过头,眼里有丝惶恐,“吓到你了吗?”

    凌霜摇头。

    可刚才的他,是有点可怕。

    “这是什么?”他站起来时,从地上捡起一叠纸。

    凌霜接过来看了看,居然是他们公司的财务报表,和一些投资公司的账目。

    “原来,他是想来栽赃我的。”

    方骞为了个副总的位置,可真是不择手段啊。

    小说阅读

    潮文网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美文,穿越重生的玄幻小说推荐,最经典的穿越异界小说完本